讲一个无关你我的故事

道冲而用之或不盈。渊兮,似万物之宗。解其纷,和其光,同其尘,湛兮似或存。吾不知谁之子,象帝之先。

 《道德经》第四章

译文:

道,谦冲不已却永远取之不尽。渊远啊,像是万物的源宗。既可以挫去锐气,又可以摆脱纷忧,既可以和顺光景,又可以混同尘象,在幽幽清澈的意境中,能感知那似有似无的存在。我也不知是谁造就了他,好象早于先帝的传说。


那天,我站在山顶,去看整个冬天。想看看整个世界是怎样的,或是春天的脚印是否已经来了?但,我好像看到了自己。就那样低着头,默默的走着,越走越近,甚至近得一句话都不说的擦肩而过。我想喊住自己,但没有。

 

特别的经历让我对时间有着异常的爱。就像曾经失去的爱,总会让人追悔莫及,以至于会异常珍惜接下来遇到的每一个人。而并不是把这作为昨天的回忆和爱作为一种祭奠。

 

对于这份爱,我的方式也是特别的。我用别人休息的时间来试图找回失去的那段日子。不厌其烦、不知疲倦地揽下一份又一份的工作,希望从一份的时间里能找到两份的收获。甚至不知道什么叫失眠,总是蹭到床边就死死的睡去,而又不得不在凌晨第一声闹钟响起的时候突然的惊坐起来。常常这样对自己说:你没有借口再躺下去,一分钟也不行!再躺下去,谁又能还给你一分钟?谁又能让接下来的时间能走的慢一些?

 

很多人喜欢用蜜蜂做比喻,我也会偶尔用。我说我是只不停嗡嗡的蜜蜂,为了工作不顾一切,忘掉一切。因为每次都是年迈的父亲打电话给我,因为在同一个城市的朋友和同学一年也见不到两次面,甚至总觉得自己在朋友和同事的世界里若隐若现。如果有一天,我离开了工作,一无所有了,我想我在大喊一声,估计没有人理会的。我也常怀疑我可能不是一只蜜蜂,而是一只无头的苍蝇,不是带来甜蜜而是带来庸扰。

 

后来,我终于还是说了,我不会再爱上一个人了,我甚至都不知道什么爱了。就如这个可笑的现实:我曾经庄重的对你说我爱你,可现在我却在一个人孤独的写着字,一个人孤独的倾述。我不再去想牵牵手就能甜言蜜语地相视而笑,我不再去听“我等你”就能一直相依走下去的傻话,甚至以为“你在哪里,家就在哪里”的想法是极其的幼稚。现实,让我模糊了双眼,分不清爱与不爱。爱是否还那么简单?

 

很多人还是认可了,天荒地老,海枯石烂好像与爱情无关;兢兢业业,勤勤恳恳似乎也与工作没有什么关系。总以为把一天大多的时间给你陪你聊天,带你四处去看看,关心你的生活和心情就是爱你,总以为拼命的努力就是最好的工作就是生活的模样。认可了你认真你就输了。

 

那天,我一个人爬到山上,爬了很久也不愿意停下来,总想着远一点再远一点,高一点再高一点。希望能看到整个冬天的样子。也许就能看到自己在冬天的某个角落里如何的走着,也许就能看到路是那样走的……

 

曾有段时间,我扔掉了手机。与很多人断去联系,不断给自己的世界做减法,希望世界能安静一会儿。让我知道什么是爱,什么是回眸之后的思念?

 

我爬了很久了,我说应该可以了吧。我扶着身旁的那棵小树,迎着风,回头。美极了!这个冬天。


我从未看过这样的冬,从未以这样的方式在冬天里呼吸。我想,我会伸长了脖子用脸去接住每天的第一缕阳光,用我手指去轻轻抚摸每一道冰凌,就像这笼罩在白色纱笼之中的世界。

 

就这样一个人安安静静,跟整个冬天在一起,沐浴她的冷艳,感受她的洁白,与她同在。就这样,无关爱,无关前路,也无关你我。


转载请注明原处,尊重原作者。
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经典短文阅读):讲一个无关你我的故事
本站 [www.iu25.com] 已获作者授权转载

作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