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然的绽放

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。圣人不仁,以百姓为刍狗。

天地之间,其犹橐龠乎?

虚而不屈,动而愈出。多言数穷,不如守中。

《道德经》第五章

译文:

天地不显仁,让万物如小草、小狗般自然的生灭。圣人不显仁,让百姓如小草、小狗般自然的生灭。天地之间的生命,其一呼一吸不像一个风箱吗?虚静得以保持不屈的形神,而躁动愈强耗出愈多。言辞过于泛滥者气数也容易穷尽,不如留守道中。

 

“闭上眼,我就看见风。而后,就那样慢慢的张开双臂,任她缠绕,从指间遍布到全身。看见她的微笑,她的俏皮,她的安静与热闹,就像我爱着的她的样子。

 

她说收到花代表着被人爱着,这是花的花语,是一个古老而又庄重的承诺。而我却摘得一朵悬崖边的小花,将她小心翼翼地抛入无边的大海,期盼它能带着我的气息,乘风破浪飘到你身边。”

 

这是我很久之前写的了。我不知道那是为何会写出这样的文字,是出于怎样一种目的?对于这些,我再也想不起来,只记得那时,我在哪里。我还记不起那时写下的很多文字,拼命去想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。而今晚,我安静的坐在椅子上,这样两句话却浮现了。

 

毫无防备,没有一丝丝的提示,就霸道的占去我脑海的一定位置。海水便不自觉的往外溢,顺着脸颊一直往下滚。像极了久旱逢着的甘霖,没完没了的痛痛快快。幸好只是自己独处,我是个自尊心有些强的人,特别是男子这样子是不大好的。

 

而我匆忙就写下它,细细地再看看,这让人泪流的东西。我记不得这些辞藻是如何组合在一起的,有怎样一种心情。而现在看来,但我大概看出,那时渴望自由,像风一样的自由;还渴望得到你的音讯,像深海里漫无目的飘荡的花朵。那么执着,那么迫切!我回想起那个时候,我每天清晨都会在那个高地,久久的站着,远远的望着那个方向,不论刮风下雨,一天、两天,一个月,两个月……

 

那个时候的渴望你可能无法理解。那时可能很想很想,像风一样的自由,时而轻柔时而猛烈,自由的一会儿在田野一会儿在山头;可能很想很想,我狠心抛入大海里的小花,乘着风踏着浪到你的身边,千万不要在海浪的拍打下碎了。

 

可风走了就走了,循环着四季的风霜刀剑,我无可奈何。海那么宽那么广,浪那么汹涌,都毫不怜悯,毫不留情,我干枯了的泪眼不知还能如何……

 

而我终究背着自己的包,任凭山高路远,任凭晴雨雷电;走,走在花开的路上。只是,我不再去采任何一朵花,虽然路过很多陌生的地方,看过很多美丽的花儿,只是静静的看着它们,或含苞,或绽放,或凋谢。总感觉这一切都是有意安排的,都有着自己的规律,都在慢慢生长,慢慢往前走着,这一切都是这么美丽和可爱。

 

我不必去给谁送一束花,也没有必要谁送我一束花。花儿它在绽放,安然的绽放就好。

 

天地是无所谓仁慈的,它没有仁爱,对待万事万物就像对待刍狗一样,任凭自生自灭。它不会因为谁的哀伤多一点,苦难多一点就会多一些关注。所以,我感恩,感恩自然。感恩它的不争,感恩它的不怒,感恩它的不过分欢喜。


所以,如果我忘了你,请别怪我。


转载请注明原处,尊重原作者。
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经典短文阅读):请安然的绽放
本站 [www.iu25.com] 已获作者授权转载

作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