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眼里的世界你看到了吗?

载营魄抱一,能无离乎?专气致柔,能如婴儿乎?涤除玄鉴,能无疵乎?爱民治国,能无为乎?天门开阖,能为雌乎?明白四达,能无知乎?生之畜之,生而不有,为而不恃,长而不宰,是谓玄德。

《道德经》第十章

译文:

精神和形体合一,能不分离吗?聚结精气以致柔和温顺,能像婴儿的无欲状态吗?清除杂念而深入观察心灵,能没有瑕疵吗?爱民治国能遵行自然无为的规律吗?感官与外界的对立变化相接触,能宁静吧?明白四达,能不用心机吗?让万事万物生长繁殖,产生万物、养育万物而不占为己有,作万物之长而不主宰他们,这就叫做“玄德”。


有人问我:你相信命吗?我没有回答,也不敢回答。其实我挺害怕的,我害怕死心塌地的去相信一些东西,也怕一无所知的去相信。我不知道命是什么,甚至不知道它将如何?如果有一天,我知道了,我了解了,也许相不相信它也就没有多少意义了。有人给我算命,我说好啊。而他给了我四个字:博而不精。


我不知道你怎么看待算命,但我却觉得算命挺好玩的。那些不好的部分你会跟着失望、忧伤或者怀疑,好的部分你会有所期待,那种翘首以盼的安心等待。但总归是有意思的,就跟看电影看故事一样。我说算命是好玩而已,但对于命,我不知道是不是也这么好玩?这也许会有些轻蔑和不严肃,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是对生命有些不庄重?这算是我对算命的看法吧。

  

当有人问我是否相信命的时候,我想我通常会突然的安静下来,或者盯着某个角落把整个人都深陷下去,陷下去再陷下去。如果你去思考,我想你会像我一样的。有老人家问我这个问题时,我的那种迷茫呈现无疑,他说:小伙子不错的。我不知道这个“不错的”意味着什么,可能现在的一种状态就是命吧?他说有些人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,毫不犹豫的说是或者否,看到的是那个“结果”那几句说辞,却看不到自己。


我喜欢跟老人家在一起,听他们说,看他们慢条斯理的做事。我会觉得心很安静,整个世界都很慈祥的样子。我对他们好像有特殊的亲切感,就像亲切他们每一道有故事的皱纹。我通常是托着下巴就是坐着听个一整天。偶尔我也会提几个问题,像这样的:你信命吗?回答往往是:那么,你信吗?然后就是看不到的他的深邃的眼神。我也学着他的样子深深的看着,好像看到那些青骢岁月,在马不停蹄的奔走。


有位老哥(我一直想叫他叔,可他说我们这是往年交了,他让我叫他老哥)这么说过:年轻人的眼里不论看什么都是生机勃勃的,就像看一座城市一样,哪里都是生机盎然,而我们老人家眼里跟你们就完全不一样了,可能大多都是满目疮痍的衰退。我感觉太奇妙,同一座城市,不同年龄的眼神里确实两种完全不一样的样子,这是一种何等的震撼!


我也问过他,你相信命吗?他这么说的:科学和迷信其实也只是一个概念而已,一个名称罢了。如若真要分个明白,那么你信了就有,不信,那也就无所谓有无所谓无了。第一次认真的背《易经》,第一次看那些关于算术的书也就从那个时候了。也许可能觉得自己被“科学”和“迷信”迷幻了太多吧。


我学了很多,看了很多,但最终我还是不信科学和迷信。我唯一一次算命,是老人家兴致很高的时候,拉着我非要我的八字,说给我看看,我也就给了。过了几天,他慈祥的笑着对我说了很多,而我只记得四个字:博而不精。我听进去了,我思考了很多。后来,我想我还是安静一些比较好的。很多跟我接触的人都说我有时候安静得不像我自己了。


这个世界很奇妙,你眼里的世界可能不是这个世界的样子,你所知道的也许正是你不知道的。博学是什么?爱又是什么?


我看着院里的小树,春发芽开花;夏天它用墨绿的叶遮盖着一片阴凉;还有秋,还有冬……它都一直不争不吵,安安静静。还有那些花儿,草儿,天上的云,田野里虫子,还有小巷里追逐的小狗……这一切就是最深刻的知识。认识自然的规律了,也就丰富了,也就博学了,也就知道什么是爱了。


转载请注明原处,尊重原作者。
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经典短文阅读):我眼里的世界你看到了吗?
本站 [www.iu25.com] 已获作者授权转载

作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