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一只孤往的雁

宠辱不惊,贵大患若身。何谓宠辱若惊?宠为下。得之若惊失之若惊是谓宠辱若惊。何谓贵大患若神身?吾何以有大患者,为吾有身,及吾无身,吾有何患。故贵以身为天下,若可寄天下。爱以身为天下,若可托天下。

《道德经》第十三章

译文:

受到宠爱和受到侮辱都好像受到惊恐,把荣辱这样的大患看得与自身生命一样珍贵。什么叫做得宠和受辱都感到惊慌失措?得宠是卑下的,得到宠爱感到格外惊喜,失去宠爱则令人惊慌不安。这就叫做得宠和受辱都感到惊恐。什么叫做重视大患像重视自身生命一样?我之所以有大患,是因为我有身体;如果我没有身体,我还会有什么祸患呢?所以,珍贵自己的身体是为了治理天下,天下就可以托付他;爱惜自己的身体是为了治理天下,天下就可以依靠他了。


我想那只孤往的雁了。恰在日落之后,天黑之前;由南往北,留下几声孤鸣。


它带着沉重的书信——我的思念,你的哀愁,还有对不可预知的人儿满心的期盼,久久等候。 “纵使世间变化万千,我还有你”,“我会等到那个他(她)一起去看山一起去吹山上的风……”


我也在等待,但不知道在等什么?有人在等另一些人,有人在等车,或者等一个机会,有人甚至在等待死亡,他们的等都是有目的的。我总是为一些不知所以的事情担心,甚至都不知道担心些什么?


有人承诺过我一些事,我很开心,很期待,便放开了心,安心的等待着,认为这肯定是没有问题的。然后去设想着这之后的事情,是怎么一个样子?也把这一切计划在自己的生活之内,就像从此计划我的世界里多了一个你一样。


你知道一个人喜欢的样子吗?就是如此。那种嘴上不说,但眼神里行动上都是你。不论你怎么掩饰都无法掩盖你身上散发出的气质,浑身散发出骚气。对朋友的承诺也就如此了,难以掩盖的喜悦与放心,甚至会等不及的,忍不了的跟别人说如何如何,因为喜悦不比难过那么好控制住不分享。而最后,朋友却没再回复我,甚至没有再跟我说过一句话,承诺也就成了最后的诀别。


后来,从不敢听那些说说而已的话,甚至开心的事也敢随便的分享,直到一切尘埃落定才敢拿出来说。而我也常常分辨不了什么是说说而已的,什么是承诺了!


我喜欢旅游,出远门,特别喜欢去那些陌生的地方。有人跟我出去,我很开心,毕竟一个人的旅途也会有寂寞的。那时我和朋友一起骑车远行去海边,

“到了吗?怎么那么远?”

“我去,路有没有带对了啊?”

“看,什么也没有!坑呐!”

后来,我就很少带人出去游玩了。我不敢相信风景才是最美的旅游。


一个人旅游,一个人看电影,一个人看书,一个人逛街。你在或不在,那只是你的事;你留或者不留,心中也不会有一丝波澜;看似坚强的外表下,早已千疮百孔。


而我更喜欢那些春去秋来,花开花落的树木和山林了。春天,它们会发芽开花,到了夏天它们茂盛如荫,秋多少会有果实,冬就大多睡去;很少会有一反常态的。就像我想念南飞的雁一样,它们准时带来我的信。


它们爱着就爱着,恨着就恨着。我知道在哪里能等到它们,我也知道它们会说什么样的语言,可能我不懂得它们的语言,但我懂得它们的意思。而我懂的语言,我却不知道它们的意思。


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宠辱的了,你的心思我猜不透。我倒是希望像爱着山林一样的爱着你。


转载请注明原处,尊重原作者。
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经典短文阅读):想一只孤往的雁
本站 [www.iu25.com] 已获作者授权转载

作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