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外的山城内的人

山雨欲来的风是狂妄的。不留遗憾的走,没有留恋。


站在六楼的窗口,远处的山明朗。远山的阳光灿烂,风好像闪耀着白日的光鲜,树葱郁如黛……它以它的年纪来经历世间万象,述说着自己的故事。这城市中的人,他们在长大、在成熟,以及老去……但徒留下空洞的歌喉,唱着符号组成的符号。


问一句“你在干嘛?”

你却用你的“智慧”来组织回答的词句,这个时候你,是智慧的。因为欺骗是需要智慧的。

说一句“您好”,

承载的多年期盼和相思,或苦痛与忍耐之后而汇集的这两个字。此时,字已不是那个字,情也不是那个情。


我不知道,七月的荷叶,六月的荷花是否有迷失了季节的?像我一样的,在拥挤的城市里踽踽独行。孤单是因为还有期盼,还有在等待。孤独却是没有了自己,自己的日子中没了日落和日出。


你又有多久没有认真的看日出了?那些开始的白天和黑夜。站在城市的中央,只是看到自己的过去,那些尘封的或遗忘的,或只是自己引以为豪而已——他们却在延续,却在流淌。在整座城流淌开来……却是裹足不前!


我说,

“出去走走?”

你不应。

我说,

“吃饭去?”

你相随,却一言不发。

诚然,没有意义的事情多了又多了,没有意义的情感遭了又遭了,没有目的的思考少了又少了……就如这样的相约与饭局。?还有多少是值得的?


当再也看不到你的回应,就再也不相邀,也不相问。野草离不开的是自然恩泽的雨露和风霜,而不是深陷的黑暗和远离风霜的温暖洞穴。


远处的山,我看它正澎湃。在该有的年纪就该看到什么样的风景。老人家跟我说,

“年轻人的眼睛里的世界到处欣欣向荣,一派生机勃勃,一片繁华;而老人家眼里可随处是满目疮痍的萧条和衰败……”


可对于我来说,那远处的山,它的年纪是跟我一般大小——正年少。我能想象,几十年前,它不曾看到过的七彩霓虹,几十年前它经受的砍伐和因为贫穷而遭受的践踏……今日,它好奇的看着这一切,远远的安静的看着这个变化多端的城市。好像在学习着什么?学习读懂这个变化无常的城?虽然我不知道对于它什么是有用的,什么是无用的。风云变化,朝起晚落,山不曾失望,不曾气馁……我跟着它,越发感觉拥挤的城市那么的空荡,山的寂寥那么丰富。就如它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气。


我喜欢这种孩子气,这种永远不变的对世界的好奇和学习,还有简单的细致入微的情感。感受风,感受雨,爱恋我的姑娘,留恋你的慈祥,还有对那些才华的不妥协的永远的奋斗与拼搏……


站在六楼的窗口,山雨欲来风满楼。正期待一场大雨,雨却虚张声势的走远了,天也明亮了。狂妄的风驱赶着路上的车子和行人,雨没下,慌乱戛然而止……


转载请注明原处,尊重原作者。
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经典短文阅读):城外的山城内的人
本站 [www.iu25.com] 已获作者授权转载

作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