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今晚的月色真美”文丨牛大壮    编辑丨牛大壮

写文章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,但也不是随意而可为的。

朱光潜在《诗论讲义》里说“‘语言可造假’,其实只是说字典中的死的的文字可以乱用。小人可以冒充道学家讲仁义道德,冬烘学究可以拉调子哼《诗经》《左传》,说他们在模仿对于他们无正确意义的声响则可,说他们在用语言则不可。

心理感到‘哈哈!’而口里假说‘哎呦!’时,声调姿势以及其他情感和思想的‘征候’仍必露几分破绽。因为这个道理,我们常可以看出一首诗是否为无病呻吟,看出它所表现的是真纯的情感还是浅薄的感伤。

诗的好坏就看它的情感思想和语言是否一致,看它有没有乱用文字的嫌疑。”

朱光潜先生的言语可能有些深涩,但道理自然是深刻的。

许多文章,甚至是许多书籍,多已失去了原本的意义。有人曾说当代书店里已经找不出什么好书了,找不到干净的文章了,满眼尽是金与钱,你是学不到什么东西的。

而许多人也在不停的写,希冀写得好文章。

但“少年不知愁滋味,为赋新词强说愁”,前人叫“杜撰”,今人只谈“伪原创”,唯有信息流成其道。“阅尽千山”,筛选下来,只有权威报道的信息文可以一读,或是闲来翻些逗趣无聊的文章来打发闲暇……

这是没什么错的,但“尔观何处,成其何人”,也许碎片的打发时间,时间也就打碎了你的人生。

对世事无感,情绪与情感来也匆匆去也匆匆,人们来也匆匆去也匆匆,留不住一个人,记不得一个人……难得想落下几个字,却也深涩无感,有些强说愁的感觉,甚至别人根本看不上你的文字……

多半好书和好文字,只能从前辈或前人中找了。

余秋雨谈山河之色,他说“山河之色,大多是三条线,黄河、长江、隔断南北的400毫米降雨量的地理线,也可说是长城了(二者重合处很多)。而因此,中华的山河之色,就有了黄河文明、长江文明,城外和城内文明(游牧文化和农耕文化)……”

余秋雨先生奔走十几年,才有这么一段文字。翻开他的书,也不至于空洞无物,不知所言。如果,让我写一篇有关山河的文章,我是断没有这样的气魄的。

我之前写茶,总不知如何写,写来写去,总觉得无论如何表达都有些牵强,觉得缺少些东西。后来翻到《茶之路》,几段文字,便让人胸中顿时翻滚起茶滩的山河之气。

“茶,生于苦寒之地,集天地浩荡之气……而制茶之法,凝练着人们对自然和生活的理解,苦尽甘来,浴火重生……”

而后便跟着老师探访茶山,去看看“苦尽甘来,浴火重生”。一路上翻山越岭,好不容易,老师说“十几年前,茶山里都是不通车的,山路崎岖,山势险峻,采茶是双手双脚着地趴着上山,屁股着地溜着下山的……那时候进山,你才能真正体会到那些茶叶为什么会值那么钱……”

记得之前去一个小岛游玩,发了照片到网络上,朋友评论说“我们去的不是同一个×××”想来这其中并不是格局的问题,而是走过多少路,丈量过多少地皮的原由了。

很喜欢当代广告女王许舜英的文字,特别是《我不是一本型录》。光从书的介绍上,你就会觉得很有意思。

這本書也是許舜英出過最便宜的書
因為你沒看過“搶救貧窮品味”大作戰
因為再多的型錄,也不會給我們有品質的生活。
如果你認識許舜英,這本書很可能會讓你對她改觀
給所有對食衣住行很有意見的消費者,這本書非常實用
25開尺寸,大小剛剛好可以放進最新款的CHANEL 2.55包
……

就不用多说书的内容了,自己细细读来,你会发现许多美好。

写文案或是写文章,抓空心思,许也不如王小波那一句“你好哇,李银河,见到你真高兴”,也不如夏目漱石的“今晚的月色真美”……

有空,写写日记。

 

转载请注明原处,尊重原作者。
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经典短文阅读):南城旧事
本站 [www.iu25.com] 已获作者授权转载

作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