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明杂记
文丨牛大壮   编辑丨牛大壮
清明的雨和突突的电钻声,依旧没有停歇的意思。早已习惯安坐一隅,想自己想的事,做自己想做的事,不需要人问候,不需要人打扰。
许多人,许多事,都无需听从谁的安排,雨停和雨落无需听从谁的祈祷,一如安坐在角落里的我。
你有多久没有静静的思考自己?对着干净的灰线笔记本,或是嗡嗡亮着光的笔记本电脑,迟迟不肯动一下笔,也从来都不知道挪动一下鼠标,敲击键盘上熟悉的那一个逗号。
“昨夜的雨很大……”
我曾无数次这样的回响,但不知道是回响什么?
许久之前,我的老师跟我说“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”,我觉得这句话很好听,但没有觉得这句话有什么特别的味道。也许,我后来在自己的日记或者文章里提到他的次数多了。
昨夜的雨很大,吵醒我了。
暗黑之中,隐约听得到它密集的刷在墙上、楼顶、树叶,还有村口白色小汽车的车顶上,我的窗上。窗户的玻璃“唰唰”的,笼罩了所有,如果是白天,会是笼罩住这“突突”的电钻的声音。
“要关上这该死的窗!是的,这该死的窗关上就好了……”
“雨打进窗户了……”
“也许没有进来……”
“进来了!”
“没有,它进不来……”
……
夜还是暗黑一色,无光白昼,也无关不停歇的电钻的声响,虽然我没有睁开眼,看一看窗外的雨。
依然半睡半醒。
醒来,窗外早已明亮,虽然有些潮湿,还有突突响个不停的电钻。
我并不厌烦窗外的世界如何,安坐一隅便很安心。
村外马路两边的树叶腾腾如盖了吧,也不管下面的车子如何的拥挤或者清萧。上周,我路过的时候,想回家拿相机拍照,但没有回去拿,挺惋惜的。人越发长大,就越发不会冲动了,挺可惜的。
窗子里的世界很大,窗外的世界也很大。有人说不会冲动,是因为你慢慢不懂得如何流泪,如何感激,也不会感动了。看着动情的文字,内心却毫无波动。
昨夜剧里的狂热分子和昨天潇潇不断的雨,绵延到了今天。
剧里说“这是光的选择,誓与黑暗相抗衡”宗教的狂热分子总是有无懈可击的理由,让一些人信服,和顶礼膜拜。
雨天时候谈起意义,无关什么的意义,只是胡乱的谈起;
“自从我妈去听了大师的课,回来跟我说得最多的话是你这个不孝子!”
“还有人因此弃恶从善,成就一番事业……”
“给你一本书,你就能功成名就?”
“不能说人家全无道理,也许不同的人不同的阶段确实是有帮助的……”
……
也罢,任尔风萧萧兮雨绵绵乎,总有些人需要祭奠,也有些人需要被唾弃。你的狂热,你毫不知情;你的立场左右摇摆,也将毫无意义。
前两年,老师跟我说,许多人还没有自己的价值观,甚至到了不惑之年,一辈子,都还没有自己的价值观,所以他做事没有风格,搞创作的没有自己风格,没有自己的态度!很可悲!
雨色青暗,清明,朋友说“清明,宜踏青,折柳”,我想他的城市定是个会雨后明媚而没有喧嚣的城市。
清明,记住该记住的,忘记该忘记的,清正明洁。

转载请注明原处,尊重原作者。
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经典短文阅读):清明杂记
本站 [www.iu25.com] 已获作者授权转载

作者

写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