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簇鲜红

文丨牛大壮    编辑丨牛大壮

“今天,小罗院子里的花开的格外艳丽。屋里,很多人挤在一起‘闹新床’,气氛很热闹……”

这是同学发给过来的稿子,说是单位要求写点东西,自己蹩脚的文字总感觉不对,说是我常在写些东西,让我给拿捏拿捏。

我本不喜矫揉造作,写些虚妄的东西,特别是帮人应急弄些稿子之类的。如不是碰到难题,像她那性格是不会劳烦别人的。想到每年回老家,她都会邀约同学几个一起小聚,我也就也答应下来。

打开文稿,生涩的字句,字里行间透着些许真切,也许只有不大常写文章的人才不懂得雕琢文字与矫揉造作了。

我有些羡慕她。

写了很久,俨然已发现自己的文字,在渐渐失去最初的真切,而我所读到的大多文字也是如此,它们在慢慢的失去自己应该有的味道以及意义。真诚,才是以写作为职业的人真正该找回的东西。

读着蹩脚的字句,仿佛看到了她奔走在乡间村落的身影。夕阳残照,或是朝霞满天,安静的村子,低矮的房檐,院里僻静的树,悠悠的鸡鸭,还有不太热情的被铁链拴着的黄狗,还有满脸风霜而黝黑的老人家的脸颊,当然,也有一簇花在落寞的院子里,格外艳丽……

“小罗结婚了,很多人在闹新床,真好!可那新床都是村后修建光伏电站废弃的运输夹层板……”

我大概能理解,作为一个女人看到这样的场景,内心中会有一种什么样的感受。我曾参加过她姐姐的婚礼,很可惜错过了她的婚礼,但我知道她的婚礼一定是让人羡慕的,起码不会像小罗的这样。

她写到:

“很幸运,跟村党委反应和争取后,大家为小罗买了两张新床,两套全棉行李、一套吃饭桌椅、两桶油、一袋大米……”

不必问也不用去多想,如此的人生是丰富的,也是饱满的,令人羡慕的。

之后,她说小罗托人给带了句话“……请你帮我说给小段(她姓段),我很感谢她,谢谢她一直记挂着我和我的母亲。”她说不知该说什么好,只有继续前行罢了……

我是羡慕她了。

过去这一年,她去到一个地方,便会随手拍两张照片发到朋友圈,简单的说点什么。那里有村里的房子,村里的巷子,还有村里的老人和小孩,村子很热闹也很安静,人们笑得很好……

我曾羡慕的说“村里真好,我也想这样走一路,然后写一路……”,倒是忘了她回复我什么了,她走了很久,也走了很多,带着一顶草帽和她所说的自己的职责。

“……更愿意把贫困户当朋友、当亲人,看到十多岁小孩沉迷电视、玩闹,会告诉孩子多做大人帮手、多干家务农户;也会告诉年轻人对父母好一点;会告诉老人忙着农活家务时也要多休息……”

也许在别人来说,这句话听着有些空洞、有些虚伪,但是,当你真正去到那里,住在那样一个地方,碰到那样一些人的时候,你就会知道,那是最真切的。

她写了很多,有关贫穷的,有关真诚的,也有关职责的,在这篇稿子里,我不知道单位的稿子要怎么写才好,才能写出那一种我能体会到的心情。但,我觉得都无关紧要了。

我喜欢她蹩脚的字句,还有她的真诚,她热爱的村子以及她的工作,她这样一个基层乡村的工作者。

“今天,小罗院子里的花开的格外艳丽。屋里,很多人挤在一起‘闹新床’,气氛很热闹……”

 

她写得很美。

——to段同学(我的同学,大理宾川县的一位普通的驻村基层工作者)

 

转载请注明原处,尊重原作者。
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经典短文阅读):一簇鲜
本站 [www.iu25.com] 已获作者授权转载

  
作者

写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