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夜,从前

文丨牛大壮    编辑丨牛大壮

楼下,有人在交谈,声音越来越细,直到只剩下蚊子微弱的嗡嗡声,在窗口久久不曾离去,夜深了。

桌子紧紧靠着白色的墙壁,墙上落着些细碎的尘,很显眼。往上些,就是同样嗡嗡在作着声的不太明亮的白炽灯管,无精打采的亮着,有人还没入睡,也有灯不知疲倦的。

狭窄厨房,暗黑的甬道,延伸得很远很远,好像很久之前的寓言故事。我没空搭理它,就让它 “滴答……滴答……”越来越清楚……

夜深了。这个世界越来越明显。离得很远的人和事,突然的很近很近,近得让人有些怀念,有些害怕。

“烛光在跳着舞!”

“嗯。”

“一会儿快,一会儿慢……”

“不要去弄它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火玩不得!”

“小孩子玩火尿床……”

“哦……”

母亲弓着腰,把头埋到了微弱的烛光照不到的暗黑处,柜子一阵叮叮咚咚的响,直到她找到了要找的东西才扶起腰,深吸一口气,缓缓走到烛台前。“嘚”的一声,闪烁不停的火焰暗了下去,又慢慢的亮起来。

“我也要剪!我也要剪!”

“剪什么剪!看到人家剪,他也想剪!再剪了蜡烛都灭了!”

“为什么小孩子不能玩火,大人就能玩火?”

一回教训之后,世界安静了。烛光又开始慢慢跳跃起来,偶尔的“噼啪”一炸,惊动将要沉睡的孩子,吓得整个屋子都伴随着光微弱的震颤,头晕目眩。

“我好困了……”

“困了就去洗洗!赶紧去睡觉……”

“不想洗!”

“你看你的衣服裤子,还有手脚那么脏,怕是要挨打!”

父亲和母亲安静的坐在沙发里,呆呆的看着屋里,还是闪烁的烛光?母亲已记不起去剪掉太长的灯芯了,也许用不着了。

“好久没有点蜡烛了。”

“去年停电的时候,我们还点的。”

“好多地方都没有蜡烛了……”

“家里都放着有点的,集市上也还有卖的……”

“以前常点蜡烛,上学时晚上都是点蜡烛做作业,点蜡烛上晚自习……”

“我们那时候都点煤油灯的,最早连煤油灯都点不起……”

母亲和父亲的话匣子就这样被打开,老两口窝在一隅,我窝在一隅,很安静,也很温馨,这很好。

母亲讨厌手机,是因为父亲总是捧着手机自顾自的摆弄着,不理她。有时候我也讨厌手机,一年到头断不会有人打电话给我的,就算打来也都不是无关紧要的事情;常常害怕别人理我,或者不理我。

只有埋头,坐在桌前,慢慢磨着我的笔和本子。

也许,还应该记得那时在深夜里写的信件。第二天便偷偷的寄信出去,对了,还要贴上省吃俭用买下的邮票,静静等待着回信,等待着每周一和周四邮差的到来。

“从前,车马邮件都很慢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……”

夜深了,该凉了,睡吧。

转载请注明原处,尊重原作者。
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经典短文阅读):今夜,从前
本站 [www.iu25.com] 已获作者授权转载

 
作者

写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