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月桃花插图

文丨牛大壮    摄影丨牛大壮

 

有人喜欢事先安排,喜欢妥帖与安稳;我喜欢不期而遇,喜欢那一种小惊喜与意外。

 

这生活,大多是不期而遇的。碰到一个人,遇到一件事,或就此相爱,或擦肩而过,都没有事先准备过的。

 

我们无法先知先觉。因此有人消极的说“明天和意外,不知哪个会先来?”也有人高调的说“坎坷是常态,顺境才是偶然”,我大多不理会这些“至理名言”,它们于我,并没有多少关系,也并不会影响我的生活。

 

很多人说三月桃花二月柳,可二月我便遇到一片花海——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我爱极了不期而遇,爱极了不期而遇的二月桃花。

 

至于花,我一向不是很关注。可我知道,不同的地方,花也有不同的语言。并不是说不同的花,有不同的花语,我不信“话语”,但也不代表我蔑视那一段段真挚的情感,我说的是花也有生命,也有情绪的:

 

“不喜欢城市里的花,没啥好看的,开得无精打采,奄奄一息……”

“你可要求真高!花不都一样吗?”

“那肯定不一样啊!有的花独自开放,有的花开成一片,但每一朵花都有自己的姿态,而我更喜欢自然开放的,有生气的……”

 

院里的老井边上的李树上已有点点白斑,错乱的散在嶙峋的枝头。我问父亲往年这花也开这么早吗?父亲说“往年我也是这些时候给你拍照发过去的……今年,一家人总算能在家把这个年给过完了……”

 

二月桃花插图(1)

摄影丨牛大壮

偶然想起,昨天傍晚骑着父亲的旧摩托车,从村口的小桥上路过的时候,隐约有看到河岸上有一簇粉色,在冷冷的夜色中若隐若现。

 

河道前些年就干了。村民们把河道挤成一条深窄的小路,足够两辆手扶拖拉机会车,人们扶着车拉一车粪或者载两个人,进进出出的,再也没了小时候绿草青青,河水淙淙的模样。

 

“咱村那河边有几棵桃树?”

“是啊,老鱼家田头,再往里走也有……”

“现在该开花了吧?”

“不知道啊!”

“那我去看看!”

 

说着,我便启动父亲的旧摩托车,背着相机往河道里去。

 

清晨的雾还未散去,昨夜的小雨浸润着空气,有些凉也有些让人兴奋。春节的年味还未完全散去,村民们都还在睡觉,田野里一个人也没有。我稍微踩紧些油门,凝冻的空气在我脸上呼呼的冲撞开来,格外醒脑。

 

桥这头有一条斜插到河里的坡,我就顺着坡驶进松软的河道。远远的就看到不远处,一丛绿色顶着一簇黯淡的粉,紧紧的挤着河道,另一边的河道不远处也是如此,只留出深邃的河道,在雾中若隐若现。映帘深深,曲路悠长,树笼白沙,这不是武陵人探源的小河,不必撑一支长篙。

轻踩油门,“突突”的往前驶去,倒也担心这旧摩托的声响,惊扰这一帘幽絮。

 

生命的色彩本该如此!

 

桃花在寒冷中争相开放。我端详着一朵桃花,它每一片花瓣都呈现着力量与生气,如此高傲。我停稳车,站在树下,仰着头痴痴的看。昨夜的雨或是晨雾凝落的水,粘着花瓣,似高傲的美人,你也只得站在不远处看着。

 

再往深处,一朵、一枝、一簇、一树、一片,开在枝头,开在雾中,开在天空!就连零落在土上的花瓣都透着骨气与骄傲。从此,不信“零落成泥碾作尘,化作春泥更护花”,也不听“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”,更不是“山桃红花满上头,蜀江春水拍山流”。

 

驱车再往里去,便又见几树挂满花的,像瀑布,也像一座座小山。想必那《西游记》中春来漫山的桃,也是如此的花开吧。太阳渐渐升起,日光如泄,在阳光下,这花也不娇弱,却越显骨气起来,挺直身板,热烈的向上开着。

 

父亲和母亲已在这块土地上劳作了一辈子,我曾想,如果一辈子重复单调的工作是否会厌倦?如今,我似乎明白了。

 

这二月的桃花,像是一簇偶然开放的花,一直骄傲的开放。

二月桃花插图(2)
二月桃花插图(3)
二月桃花插图(4)
二月桃花插图(5)
二月桃花插图(6)
二月桃花插图(7)

二月桃花插图(8)

二月桃花插图(9)

摄影丨牛大壮

 

转载请注明原处,尊重原作者。
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经典短文阅读):二月桃花
本站 [www.iu25.com] 已获作者授权转载

 

作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