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有一个院子,一半种菜一半纳凉
文丨牛大壮   编辑丨牛大壮

早晨的风,很慢。

睡意朦胧的猫,在慵懒的窝里打着哈欠,还没有要起的意思。村口,拖拉机的轰鸣声越来越远,院子里还很安静……

 “嘭,嘭嘭……”

一对湿冷的爪子,伴着急促的喘息声,粗鲁的凑到枕边,慵懒的清晨就此结束。

母亲说一会儿要我挑粪水到菜地,我答应着。

这些年,母亲总在我回家的时候让我干些活,倒也不是惦记着能给她干多少活儿,只是习惯了,我也习惯了。

 

也许这个过程,不至于让我成为一个行色匆匆的过客。一家人,一辈子,有些东西,有些事情是要去一起做的。

母亲的菜园子占了一半院子,这边晒谷物,那边种些当季的菜,每个季节院子里都很饱满。

早些年父亲说要留一半院子给母亲种菜,然后就一直种着菜。

小时候我也有这样一个梦想:有一天,会有自己的院子,一半种菜一半纳凉,如果说能有一两株果树那更好了。我可以端着个凳子就坐在院子里,也可以到菜园子里随意的转转,然后日暮……

母亲让我挑粪水,实际上就是从几米外的池子里挑出粪水,再浇到几米外的菜地里,来回一趟也才十几米。

 

自从长大,力气大了,母亲便让我做一些力气活,倒也不算是要求,能像父亲一样挑起重担是母亲能从我眼中看到的光,而我也乐此不疲。

我乐此不疲,不仅仅是因为期望得到认可,也因为喜欢。我喜欢看着地里作物一天天的变化,今天是这个样,明天是那个样。生命的力量与成熟的喜悦,没有什么能比她们更让人动容。

因此,从那时候,我就去捣鼓母亲的菜园子。

从外面搬一些花花草草来占据母亲的菜园子一点空间,像个女孩子一样的种花,或是不知从什么地方讨来一株葫芦苗,小心种在园子里,期待它长出七个葫芦,或是种一株西瓜和西红柿的幼苗,每天上学前、放学后都要去看上一眼……

就像家里养了小狗一样,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看看它,看着它就会很满足,给它吃,给它喝,陪它跳,陪它跑……乐此不疲……

后来,上学的时间越长,就离母亲的菜园子越远。

离泥土也越来越远,甚至都忘了松软的泥土在脚丫子里游荡的感觉。发芽,成长,成熟,再也不能掀起一丝丝心绪。

 

只有对着电子设备,蜷缩在阴暗的屋子里看各种各样的表情和“舞蹈”,面无表情的微笑与哭泣。

许久之前,我的老师说,做事情要有耐心,要沉得住气,要相信水到渠成的力量。我似乎看到了自己在地里种下的种子,给它浇水,给它施肥,我做好该做的,不骄不躁,静静等待着它的成长。

 

不久之后,人们可能都不能理解什么是“水到渠成”,脑海里也不会再有那么样一个画面,只能搬着词典翻翻字面意思了。

早晨的风,很慢。菜地里的白菜已经开始卷芯,豌豆蔓爬满了架子,郁郁葱葱的,小葱挺直了腰杆,正等待接受第一缕阳光的照耀……下个季节,不知地里又种什么了。

母亲没有告诉过我什么,但我知道春分、夏至、白露与冬至,菜园子是不一样的。

 

转载请注明原处,尊重原作者。
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经典短文阅读):想有一个院子,一半种菜一半纳凉
本站 [www.iu25.com] 已获作者授权转载

 
作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