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辕北辙的日子

作者丨牛大壮    编辑丨牛大壮

朋友说,楼下树叶落完了,就可以回家了。


楼下路边的那棵树,叶子都黄了,可都还倔强的还挂在树梢。


广州的秋天不是很凉,异木棉正开得如火如荼。广州是断然不会江南那样,一夜秋雨,落叶满地的。想来,满地黄叶的时日,还有些日子可熬。朋友说回家,我才回过神,年终已有些紧了,什么时候回家?回家?


北雁早已南飞,西伯利亚涌入滇中的最后一批海鸥也早该到了。我想,家里院前的黑狗,这些日子晒的太阳应该很暖了吧……


“这里的花开得无精打采的……”
“这里的人好像都很忙,走路匆匆忙忙……”
“这里的夜灯火通明,一直到第二天早上……”
“四季早已不是春暖花开,秋收冬藏,而是第一季度、第二季度业绩环比上升或下降多少个百分点……”


朋友们这么告诉我的,后来我也陆续看到了。


高速运转的城市,是少了许多风花雪月、四季的花开花落,你来不及看,来不及感受。不同的地方有不一样的生活,姜饼仁也是有存在的意义的。


前几日读林清玄的一篇小文,说是平日宁静的小镇在某个假日涌入了大批游人,光便当一天就卖了超出全镇人口数的好多。往日小镇的便当做得很好,风土也很好,当便当的量大了之后,前来游完的孩子们买到的便当的尽然有生熟参半的,孩子很伤心。当有人提出质问为什么不能像以前一样,人们回答说“为什么有钱不赚?


我很喜欢那些小众的设计作品和产品,倒也不是设计得多么有创意,只是在这些东西里能看到生活的乐趣和智慧。但是常常害怕,他们沾染了铜臭味儿,到时候回我一句“为什么有钱不赚?”直到现在我还能想起小时候父亲的那个奇臭无比的药丸,用黄蜡封在黑色的塑料球里;还有褐色玻璃瓶里塞棉花的药瓶子。如今仔细想来,那都是最环保、最有生活智慧的包装。


反倒是如今,包装设计考虑的更多是视觉效果,所谓的“附加值”。我很想说我只是买个用的,别的那些于我有些浪费了,你们该省就省点吧。后来,我去给产品做策划、做包装,终是碰了一鼻子灰!


这几日,我在读《美的争论》朱光潜和名家的争鸣。他介绍道“马克思把这种‘在自己所创造的世界里观照自己’时的情感活动叫作‘欣赏’,这‘欣赏’正是我们一般人所说的‘美感’。也就是说‘美感’起于劳动生产中的喜悦,起源于人从自己的产品中看出自己的本质力量的那种喜悦”。


当你做完一件事,安静的坐在那里,仔细的端详,细细的思考,品味她,丰富她……


有人这么调侃:看到湖边有一群鸟,有文化的人会感叹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,而没文化的人只会说“卧槽!好美!卧槽!还有鸟!”这里的“有文化”与“没文化”有些概念上的牵强了,但你会看得出“美”的,哪些文字是值得欣赏,哪些却不值得。


人们总在说幸福,总在说生活,实际行动上却是南辕北辙。


林清玄写的那个小镇,过不了多久可能就会没人去旅游了,也再没有农家小店特色的便当。也许小镇的景色会造得更好,但再也没有了香味儿。


有些作品,过一段时间,你会羞于拿出来给别人看。而有的东西,一做出来,就流传了很久,十几年、几十年,甚至几千年。


第一次近距离接触青铜器,我被那些器物深深的震撼。没有可复制的样本、没有可参照的物件、没有精细化的工具,古人的脑海里是如何创造出那些图案?又是如何线条流畅的勾镂出来的?


对于文化,对于艺术,也许许多现代人难以理解的,也是让人震撼的!水墨画创造出来之前的主流是青绿山水画,始作水墨画又是顶着多大的舆论和批判的。


先前,我的老师一直告诫我说“人啊,要沉下去。许多人,活得轻飘飘的,就好像浮在水面上,直到最后他都没有真正的活过……多么可悲!你要沉下去,去感受……”后来,我才明白,原来人不一定要按照某一种方式活的。

该体验的体验,该经历的去经历,该记住的记住,一步一个脚印。

也不说那么多了,秋已有些凉了,不久就是冬天了吧。下班后,我就得去菜场买菜,顺便问问在老家的父亲这几日在忙些什么?身体可好些了?


楼下的树叶落完了,我也就可以回家了。




转载请注明原处,尊重原作者。
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经典短文阅读):南辕北辙的日子
本站 [www.iu25.com] 已获作者授权转载

作者

写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