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 声文丨牛大壮    编辑丨牛大壮

村口,那辆响着声的垃圾车越来越远了……

逢着周三或是周六的日子,就有车子到村里,驶进到那宽敞些的巷子,随意的收些垃圾杂物,装满一车子,然后离开。

一路上,车子随意的播放着重复而又无关紧要的乐曲,似乎提醒着人们什么。

在清晨的雾还未散去的时候,车子就进了村。

几缕微弱的光,悄悄地爬上墙头、屋瓦,人们大包小包准备着,远远的站在巷口,像是送别即将远行的游子。待阳光洒进院子,光与影的界限格外分明,车子就离开了,声音也就越来越远了。

喜欢冬末春初清晰的光与影,一点寒,一缕热。打在脸上,透着后背,让人既期待,又憎恨。

当天变得越来越明朗了,远处和近处还透着光和雾,隐匿的了湛蓝还透着些白,浩瀚的天空,一直延伸到山的尽头,也没有风,也没有云,打搅这深沉。

也只有不知道躲在哪儿的鸟,在无休止的炫耀着婉转的歌喉。
“这鸟儿叫得好听得很……”
“昨天早上我就听到了……我就坐在那里,等着晒太阳的时候……”
“你听听,还不重样呢……”
“是啊!”
“……是那只黑白相间羽毛的鸟,一天在院里转的那只……”
……
“有些鸟专学别的鸟叫,很厉害……”
“叽……叽叽……叽……叽叽叽叽……叽叽叽……”

村里的老人说,这世间最会唱歌的就是鸟儿了,它们表达和传递着最实在的信息,寂寞了唱歌,开心了唱歌……声儿都不一样,嗓子也是这世间最好的……

就坐在母亲的豌豆架下面,晒着太阳,听着声,想象着以前和以后。

母亲在院里种了许多豌豆,豌豆苗长得很长了,就用架子撑着。现已一人多高,郁郁葱葱的,有枝头开着花的,也有叶间藏着豆荚的。

趁着清晨,透着光,钻到里面就像是到了苏菲的那个神秘世界里,也像小梅顺着林子一直到了另一个世界,也会看见柔软的龙猫和奇怪的森林,也或是会像爱丽丝一样游历一次奇幻的世界……

母亲的豌豆架,许是像她的灶台一样的神秘和亲切了,往后,我将怀念今日。

晨雾还未散尽,炊烟渐起,想必村外村里已忙开来了。许多天没有出村子,不知外面如何的热闹和如何的安静,进出的车子也只有每逢周三或者周六的收垃圾的车。

也许村里的人们逢着清晨都会在等待那样一辆车,从远方而来,往远方而去,有所期待,有所想象。

“我想到外面去看看……”
“我想在最早的时候走遍大街小巷……”
“我想看看最早的清晨……”

村外,垃圾车子的乐曲又响起。我想自己还有些事情做,就暂放下这一米阳光罢。村子里偶有听到远处零星的犬吠,还有或远或近的鸡鸣和凸凸的摩托车、拖拉机的声音……

母亲曾说,“早起,扫地,日子是会不一样的……”

 

转载请注明原处,尊重原作者。
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经典短文阅读):南城旧事
本站 [www.iu25.com] 已获作者授权转载

作者

写评论